林谷彙整 Feb. 2006

主要参考书目:
梵二大公会议文献 – 中国主教团秘书处出版
教会音乐 – 李振邦着;世界文物出版社出版
圣乐交集 – 香港教区圣乐委员会编辑;香港教区真理学会出版
基督宗教与西方音乐 – 王忠欣 (曾任教北京大学哲学系,暨宗教学教室负责人,现为美国波士顿大学博士候选人)

人类早期音乐

古代的两河流域(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是重要的人类文化发祥地之一。当时富饶的美索不达米亚地区(今伊朗、伊拉克一带),在西元前四千年已有了较为发达的音乐。当时生活在这一带的苏美尔人已有了类似竖琴式的乐器和几种管弦乐器。在当时的宫廷里已産生了专业的歌手和较大型的乐队。后来,这些较先进的音乐文化逐渐流传到埃及、希腊、印度和中国等古老的国度,并在这些地区得到了进一步的不同形式的、具有民族色彩的发展。

古希腊和古罗马音乐

希腊音乐的起源也笼罩着一层神秘的色彩。传说中阿波罗神主管音乐,下辖九位元缪斯(Muse)女神,因此音乐也称为Music或Musik。在古希腊人的生活中,音乐的地位是十分显着的。他们以从埃及和阿拉伯流传过来的东方音乐为基础,逐步加以发展和变化,形成了自己的音乐。古希腊的音乐与诗歌和戏剧有着紧密的联系。在他们那充满魅力的两部荷马史诗和许多着名的戏剧作品中,都体现出了音乐的重要意义。

  • 柏拉图 (Plato,427-347 BCE,希 ) 认为音乐应成为教育的基本成分,音乐除了能令人明辨认善恶美丑,还能对于人的性格产生受益终身的深远影响。
  • 亚里斯多德 (Aristotle, 384-322 BCE,希) 也认为音乐能影响人的道德观念。既然音乐能够直接调动人们的情绪,聆听由恰当的乐器演奏的某种音乐,当然会帮助一个人形成与之相关的品质。
  • 圣奥斯定 (St. Augustine, Bishop of Hippo, 354-430北非阿尔及利亚) :
    Qui bene cantat, bis orat – He who sings well, prays twice
    好的歌唱是双倍的祈祷。

西方音乐 与 教会音乐

  1. 西方音乐起源于古希腊 。希腊古国,是最先进的文化之都,在西元328年,罗马帝国君士坦丁大帝在拜占庭建立皇朝。这个地方在艺术上影响圣乐很深远。如圣乐曲调的音阶与乐理乐律都有取自拜占庭体制。拜占庭一族后来演变成希腊东正教 (Greek Orthdox) ,流行于东欧及俄罗斯一带。
  2. 初期教会的圣乐,来自于早期基督徒聚会祈祷时所用的达味圣咏、以及新约古圣先贤们的训诲辞与赞美诗。
  3. 西元三世纪左右,流行于义大利米兰的安博罗 (Ambrosian Chant) 圣歌对于后来的天主教圣乐贡献极为深远。

    盎博罗圣歌 (Ambrosian Chant)

    米兰 (Milan)是意大利罗马城以外的最旺盛都会,曾经是多个皇朝的首都,又邻近拜占庭。当音乐权威圣盎博罗 (St.Ambrosius 340-397)出任米兰主教时,曾大力整顿礼祭 (Liturgy)及专为礼祭而设的「礼乐」(Liturgical music) 如圣歌 (Chant)、及圣诗 (Hymn)等。相传在他给圣奥斯定 (St. Augustine 354-430)授洗后,两人一时兴起,大家一唱一和,将每日灵修心得,凭灵机一触,顺口成歌,即席谱成了「谢主辞」(Te Deum)。这也是当时常见的作曲风气。
    (注: 圣奥斯定是圣盎博罗的学生及挚友,着作有史以来第一辑共六卷详论圣乐节奏及曲调法则的文集) 。
    圣盎博罗当时的名气甚大,推广力强,影响欧洲各地深远。最受关注的重点建树有:

    • 在所有礼祭中,以拉丁文 (Latin) 替代希腊文,为罗马天主教的正统语言。
    • 重订礼乐用的曲词 (text),又将之简化 (Simple scheme) 并将每曲分成八节(stanza),每节只有四行诗,又多以一字一音方式唱 (Syllabic Style),兼有固定的拍子。这在流行一字多音,如戏曲散板般的花腔诵唱风格中(Melismatic Style) 是一大突破。
    • 为此,又引入简易的反覆体圣诗 (Strophic hymn),即歌曲的所有各节歌词,都以同样的音乐旋律唱出;一般说来,这些歌词是以较简单及抒情的诗体写改,例如:皇皇塑体 (Tantum ergo) 。
    • 制定礼乐咏唱时的三类标准方式:
      1. 「直唱式圣咏」(Direct psalmody) 全曲一气呵成,旋律与经文都不重覆,如经文过长,亦可由两组「对唱」至完。
      2. 「答唱式圣咏」(Responsorial psalmody) 原出古犹太教,由主祭先领唱,再由信友或歌咏团在 ”R”(Response) 即”回答处”作回应及在 ”V”(Verse) 即“分段处”轮流对唱。
      3. 「对唱式圣咏」(Arltiphonal psalmody) 进堂咏 (Introit) 常用此种方式,也是圣盎博罗提倡的重点方式。

    圣盎博罗这些建设性的修订,为百多年后教宗额我略重订礼乐时,铺好稳固的踏脚石。

  4. 由于古希腊的音乐史料存留下来的极少,人们通常又把中世纪作为研究西方音乐的一个重要起点。中世纪(500~1450) 指的是欧洲封建社会,大约从公元5世纪至15世纪。中世纪欧洲的各种音乐机构如编写、研究机构,以及合唱团、学校等,全部隶属于教会,由神职人员管理。
  5. 在中世纪的前期,西方音乐呈现出基督宗教音乐一花独放的局面。在这一时期,西方音乐是以教堂音乐为主要表现形式。中世纪基督教音乐的代表是葛利果圣咏﹙Gregorian Chant﹚。中世纪,流行于罗马的葛利果圣歌(Gregorian Chant)原为修会内咏唱的拉丁文日课、祈祷、弥撒经文,曲调代代口传下来。直到第六世纪末,教宗额我略一世(St. Gregory, the Great 590 – 604)邀请修会修士们进行收集、归纳和统一。传说教宗额我略一世作曲或编订时,圣神化作鸽子飞到他身旁指引。这统一的拉丁文单一曲调无伴奏的圣歌,为纪念 Pope Gregory the Great 便称为葛利果圣歌,其歌谱为四线谱,且为自由拍,如今仍使用的歌本是「罗马圣歌集Graduale Romanum」。
    • Monophony (base musical texture) is music with just one part, e.g. Gregorian chant, and is the dominant mode of the European vernacular genres as well as of Latin song… in polyphonic works, it remains a central compositional principle.
    • Heterophony is a kind of complex monophony – there is only one melody, but multiple voices each of which play the melody differently.
    • Polyphony is music with several parts, each independent but related and each as important as the others – none of them are merely accompaniment.
    • Homophony is music in which the top part has a dominant melody and other parts are subservient to it, moving in the same rhythm.
    • Monody is 17th century Italian song with a dominant melody and a separate accompaniment.
  6. 葛利果圣咏有古希腊及犹太的深远传统,是安博圣歌的延续。它并非为表演用,全为辅助礼祭,唱起来如流水行云,超凡脱俗,客观冷静,徐和不促,无俗乐的夸张,清人间的慾念。被誉为西方声乐(Vocalmusic)中的无价瑰宝;是早期复音圣乐(Polyphony)的支柱,也是众多名曲的灵感泉源。
  7. 葛利果圣咏形成后,迅速传向各地,特别是在义大利北部、英国、爱尔兰、法国等地得到了普及发展。直到14世纪,在天主教会中还只有葛利果圣咏。在今天的天主教会中,葛利果圣咏也常被采用。
    葛利果圣咏作为欧洲封建社会初期的主体音乐,可以说是西方音乐文化中的第一朵花。它的发展与整个西方音乐史有密切的关系。在记谱法的研究、音乐理论、复音音乐的兴起与发展、音乐学校的成立等许多方面,都要提及葛利果圣咏,即使现代的调式音乐也是以葛利果圣咏的调式为基础。葛利果圣咏中最富特徵的旋律不仅长久地保存在中世纪作曲家的创作中,而且还保存在后来许多世纪的作曲家的创作中。我们在巴哈、莫扎特等人的作品中可以听到这些旋律。
  8. 单音的额我略圣乐虽然能有良好及稳固的地位,但对于有生命活力的音乐家们来说,并不满意只停留在此阶段。关于复音音乐的记述,始自第七世纪至第九世纪之间,实际使用则大约始自第九世纪。
    • 以额乐的歌曲为定旋律,再在其上方或下方另加上一创作旋律与之对立的作曲法,初期称为平行调 (Organum)。稍后,定旋律被称为固定调 ( Cantus Firmus) 或持续调(Tenor)。从此,以额乐为基础而不断成长发展的 复音音乐(Polyphony)诞生了。
    • 复音音乐与额乐一般只是无伴奏的乐曲,但固定调之上或之下,以对位方法(Counterpoint)所创作出来的旋律,不单可以各自单独存在,而且 当每一旋律纵线合起来时,更形成以后要发展的和声学系统(Harmony)。
    • 初期的复音音乐有由两声部至六声部不等,但到了十六世纪及巴洛克时期,更加发展至数十声部。教会在复音音乐时期,以罗马学派的帕勒斯 替那(1525-1594)为最特出的作曲家代表,当代的人曾称誉他为音乐王子,他最大的成就是使复音圣乐能在教会礼仪中佔一席地位。相传因帕氏的马塞礼教宗弥撒曲 ”Missa Papa Marcelli”于1562年的脱利腾公议会(Council of Trent) 中演唱,使与会人士大受感动。因此, 以后用对位法所写成的复音圣乐,就在教会中确立起来了。
  9. 自第九世纪起,教会音乐由单一曲调的额我略圣歌,多样式地发展为多声部无伴奏的圣歌,鼎盛时期为十五、十六世纪文艺復兴时期(1450~1600)的无伴奏复音音乐合唱,着名的作曲家有蒙台威尔第(C. Monteverdi)、德普雷(Josquindes Prez)、Jacques Arcadelt、拉萨斯﹙Orlandus Lassus,1532-1594﹚、和帕勒斯替那(G. P. Palestrina)。其中比利时人拉萨斯和前述义大利人帕勒斯替那可说是16世纪西方最杰出的音乐大师。拉萨斯曾创作了52首弥撒曲、100首圣母赞主歌,约1200首经文歌﹙Motet﹚和其它圣咏、悼歌。他的经文歌在音乐史上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主要代表作有《安葬弥撒》、《忏悔圣咏》。帕勒斯替那曾被人称为“音乐之王”,其作品不仅优美动听,而且数量惊人,计有弥撒曲103首,经文歌330首,奉献曲68首,赞歌87首,圣母赞主歌35首,哀歌13首等。他的作品追求庄严肃穆的宗教气氛,被认为是最理想的礼仪音乐。
    • Jacques Arcadelt (比 ) 1504–1568 Master of Madrigals
    • 帕勒斯替那 (义) Giovanni Pierluigi da Palestrina 1525 – 1594 音乐王子
  10. 第十七世纪,西方音乐史上称为巴洛克时期(1600 – 1750)。因为教会作曲家也兼宫廷作曲家,所以音乐的形式渐形热闹(如:宫廷音乐和歌剧),从此圣乐与世俗音乐明显地划分出来,着名的作曲家有
    • 巴哈(J. S. Bach)(德),被誉为近代“音乐之父”,是巴洛克时期﹙1685-1750﹚最伟大的音乐大师,也是一位虔诚的基督信徒,他的创作在教会音乐占有很重要的地位。
    • 另一着名作曲家为韩德尔(G. F. Handel)(德),为神剧(Oratorio)的先驱。其出名的圣乐作品为神剧“弥赛亚 Messias”。
  11. 第十八世纪在西方音乐史上称为古典时期(1750 – 1820),最伟大的3位音乐家海顿、莫札特和贝多芬都曾创作过教会音乐。
    • 海顿(J. Haydn)(奥)深受教会音乐的薰陶。曾创作了14首弥撒曲,其中以《纳尔逊弥撒曲》最有名。
    • 莫扎特(W. A, Mozart)(奥)一生共创作了18首弥撒曲,较着名的有《C小调弥撒曲》、《加冕弥撒曲》和《安魂弥撒曲》。
    • 贝多芬(L. V.Beethoven)(德)一生中虽只创作了两首弥撒曲,《C大调弥撒曲》和《庄严弥撒曲》,《庄严弥撒曲》被贝多芬视为毕生的杰作,他完全是按着心灵的感受而创作的。这首弥撒曲虽然不是一首礼仪的圣乐,但却表现出强烈的宗教情绪,的确是一首崇高的宗教音乐作品。
    • 舒伯特(F. Schubert)(奥)也创作过6首弥撒曲和其它圣乐,其中以《AB大调弥撒曲》和《圣母颂》最着名。他的《圣母颂》曲调柔美婉转,表达细腻丰富,抒发了对真善美的嚮往。
  12. 第十九世纪在西方音乐史上称为浪漫时期(1820 – 1900),不少音乐家仍在创作教会音乐。
    • 罗西尼(G. Rossini)(义)的后半生仅创作了两部作品,均为教会音乐,一部为《圣母悼歌》,另一部为《小庄严弥撒曲》。
    • 白辽士(H. Berlioz)(法)创作的教会音乐有《安魂弥撒曲》、《感恩曲》。
    • 孟德尔颂(F. Mendelssohn)(德)则对赞歌、颂歌和经文歌等合唱乐的创作感兴趣,他的最有名的一首圣乐为《赞颂西雍》。
    • 李斯特(F. Liszt)(匈)一生都是虔诚的天主教徒。他曾创作过弥撒曲、圣咏等教会音乐,如《格兰弥撒曲》、《Ungarische Kronungs-Messe》。
    • 威尔第(G. Verdi)(义)创作了不少教会音乐作品。他的最着名的一首圣乐是《安魂弥撒曲》。该曲採用传统弥撒的体裁和词句,具有催人泪下的巨大感染力。
    • 布拉姆斯(]. Brahms)(德)也创作了不少合唱体裁的教会音乐,包括《德国安魂曲》、《感恩曲》、《弥撒曲》等。
  13. 20世纪以来,许多音乐家们从教会中汲取灵感和创作激情,写出了不少优秀的基督宗教圣乐。
    • 斯特拉文斯基(I. Strawinsky)的《弥撒曲》是本世纪弥撒曲中的佼佼者,令人回想起14、15世纪时的教会音乐。他的《诗篇交响曲》选择了圣经中的3首赞美诗作为交响曲3个乐章声乐部分的唱词,这部巨作被作者称为“为上帝的荣耀而作”。
    • 法国作曲家普朗克的无伴奏合唱《G小调弥撒曲》是他声乐作品中的杰作,代表了他声乐创作的最高水平。
    • 英国作曲家威廉斯的《圣诞颂歌幻想曲》、布里顿的《圣诞颂歌仪式》也属于本世纪优秀的基督宗教圣乐之列。
    • 匈牙利作曲家高大宜(Zoltan Kodaly)、英国作曲家沃尔顿、美国作曲家伯恩斯坦都创作了一些杰出的弥撒曲。
      其余着名的音乐家还有
    • 德布西 (法) Claude Achille Debussy 1862-1918 印象乐派创始者
    • 西贝流士 (芬) Jean Sibelius 1865-1957 芬兰最伟大的作曲家
    • 拉威尔 (法) Maurice Ravel 1875-1937 杰出的管弦乐色彩大师
    • 科普兰 (美) Aaron Copland 1900-1990 他写出了美国的音乐
    • 戴思 (法) Lucien Deiss 近代教会圣经注释、礼仪专家

    西方音乐之所以採用许多基督宗教的题材,主要在于西方的观众、听众对基督宗教非常熟悉,欣赏起来通俗易懂。如果我们对基督宗教缺乏了解,就不能全面、准确地把握和欣赏西方音乐。所以不管是从欣赏西方音乐的角度,还是从全面了解基督宗教的角度,研究基督宗教与西方音乐之间的关系都是必要的。

  14. 梵二大公会议开启了礼仪的本地化,各语言和民族的文化传统使圣乐更增加了地方性的色彩,真如圣经所载:各民族,各邦国及各不同语言的人民,都要侍奉祂(达7:14)。
  15. 教宗庇护十世 (Pope Pius X)于1903年ll月22日颁的上谕 ”Motu proprio” on Sacred Music (论宗教音乐) 说:「礼乐的目标必须有崇高的神圣品质,应为良善人所乐用,又能显示礼仪的庄严,同时也能愉快及忠实地表达信友们的心意;另外它必须是教会为满足所有人民、国家、时代并在简朴及完美生活中所需求的」 http://www.adoremus.org/TraLeSollecitudini.html

Church Documents

Tra le Sollecitudini

Instruction on Sacred Music

Pope Pius X

November 22, 1903

Church Music